8月8日下午2点,上海浦东南汇嘴观海公园司南鱼雕像前,一群“小黑帽”完全不顾骄阳似火,掌声雷动,欢呼雀跃……他们迎接的正是徒步长江的队伍,刘占林一行6人历时16
8月8日下午2点,上海浦东南汇嘴观海公园司南鱼雕像前,一群“小黑帽”完全不顾骄阳似火,掌声雷动,欢呼雀跃……他们迎接的正是徒步长江的队伍,刘占林一行6人历时168天,从宜宾出发,徒步3700公里,抵达上海,以超人的决心和耐力,以脚为尺,丈量母亲河。

勇敢者的游戏
64岁的刘占林,复转军人,中国登山协会户外指导员,从事户外徒步运动近30年。生在宜宾、长在宜宾,54岁的董伟也是一位户外达人,他们是此次活动的领队和发起人。
今年初,人在三亚的刘占林接到董伟的邀约,一起徒步长江。这次徒步,一个点特别吸引了刘占林,那就是尽量贴近长江河道行走,最贴近原生态。
对于徒步走过长征路的刘占林来说,是有身体和心理准备的。他生在长春,在大连陆军参军入伍,本来就喜欢游泳和马拉松,还在部队练就了过硬的本领和超于常人的体能。
最令刘占林傲娇的冒险,非克里雅古道莫属。他单枪匹马,旅途中有5天时间海拔都在5000米以上,湖里的水是碱性的,无法饮用,他要爬到很高的山上融雪水喝。野牦牛和秃鹫在他帐篷周围环伺,他丝毫没有畏惧和退缩。

今年64岁的年龄,代谢慢一些,但我心态好,耐力、毅力都不错,坚韧不拔。”

刘占林这样评价日渐年长的自己,满脸都是不认老、不服输的狠劲。
女队员陈曼霞虽然身材精干,但能量很大,被大家亲切唤作“小精灵”,她曾经攀登过8000多米的高峰,还擅长游泳。
这样一群勇敢者,从全国各地聚在一起,他们的户外微信群,从20多人急速膨胀到400多人,“长江,我们来了”。

时长时短的队伍
最少5个人,最多20多人,徒步长江队伍的长度时长时短。
去年10月,最开始发招募帖时,刘占林就不要求大家从头到尾坚持,“全程徒步无后援,自助AA制,参与的队员可全程,可随意离队,也欢迎随时空降。”
招募帖发出后的两个月里,收到近百份报名简历。综合考虑后,组成6名核心队员和普通队员的团队,今年2月22日,一行12人,从宜宾出发,沿途经过多个城市,计划日行20公里,15天一轮休。
看似非常自由、极其随性的安排,却是最人性化的考虑。

有的队员陪着一起走了一段路,但身体吃不消,或者家中老人生病,就中途折返了。
行至宜宾江南镇,“小精灵”的腿被狗咬伤,不得不脱离队伍到城市里打狂犬疫苗,4针打好之后,再驱车赶上队伍。
一位14岁的南京小伙儿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队员,他后面背着一个大包,身前还挂着妈妈的小书包。在徒步长江队伍在南京时,他就加入队伍,一起过南京长江大桥。因为上学,不能一直陪伴跟随徒步队伍,8月7日晚,他在母亲的带领下,来到上海与队伍再次会师,陪走一段路,并参加最后的庆典。小伙儿为何不在安逸的房间里吹空调,而是冒着酷暑行走?

长江是我国重要的水源,对长江是很感恩的,我也想用这种方式来保护长江。”

小伙儿胖胖的脸上滚下大颗汗珠。

一路上,大家都是互相扶持着走过来的。女队员体力差一些,男队员会主动帮她们背水,减轻负担,而女队员也会主动承担起做饭等需要技巧的工作,晚上,她们还会用烧红的针刺破男队员脚底的水泡,俨然一位训练有素的医务工作者。
最艰难的是酷暑
平均每人负重20-25公斤重装,帐篷睡袋,锅碗瓢盆,一应俱全。他们要求队员们携带速干衣被、防雨衣裤、登山杖等物品,核心队员还携带炉头炉具以及绳索装备和轻便橡皮艇,方便穿越陡峭江岸及滩涂河网地带。
他们风餐露宿,风尘仆仆,从乍暖还寒,走到烈日炎炎,从油菜花盛开走到花儿凋谢,脚下留有未风干的泥泞,身上满是斑驳的汗碱,一路上历尽艰险,最难熬的竟是酷暑。

从马鞍山进入南京,刚好遇到当地高温酷暑,连续多日39-40摄氏度高温蒸煮下,一些队员出现中暑症状,有人呕吐,有人头晕。休整之后,大家调整了作息时间,早上4点半趁着凉快出发,长江堤坝上没有一丁点阴凉,到8点钟太阳已经很毒了,走到下午2点多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,他们只能找小旅馆休息。之前天气凉爽时,大家常常在外露营,现在天气热了,不得不找小旅馆,洗澡、换衣服。
大家吃的一直很简单,多数时间,买些干粮随身携带,有条件买菜时,就支起炉灶野炊。借宿在老乡家,借厨房炒几个菜解馋。为补充营养,各种维生素片也是他们包中常客。
他们平均一天行走20-30公里,偶尔,遇到江边特大型工厂,也会乘船渡江到对岸,转变行走路线。

与疫情擦肩而过 
疫情为长江徒步队伍带来不少变数,他们一直很幸运,总与疫情擦肩而过。
他们从重庆离开后,重庆疫情开始发端,而在湖北省内,他们一路戴口罩,48小时内做核酸,靠绿码畅通无阻。湖北省云阳县是必经之路,绕都绕不开,听说云阳封城了,队伍一边放慢脚步,一边时刻关注着云阳城内的消息。
终于,在临近云阳时,得到城内驴友传来的最新消息,“明天解封”。
沿途的很多乡镇,都有驴友带着医护人员在路口迎接,严格遵守疫情规定,又方便了徒步队伍。
徒步长江第166天,队伍从江苏启东,跨过崇启大桥,进入上海崇明岛。次日,就传出8月7日零时起上海全市疫情风险区清零的好消息。
“一路上,徒步长江队员没有一例感染新冠,很幸运,都要感谢热心的驴友朋友们的帮助。”刘占林深深感恩。
沿途,他们购买了不少编织袋,见到生活垃圾就进行捡拾,走一路,捡一路。“践行生态理念,从我做起,从小事做起。”刘占林说,关注和保护母亲河是他们的责任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佟继萍